商道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网赚学习
如果劈头第一句,命此为「人间商道在沧桑」,相信很多读者都会感到太沉重,看不下去。之前出席一论坛峰会为「福布斯资本」作对谈嘉宾,七大高手,数组在台,由名主持人罗振宇作司仪轮攻嘉宾,第一句开场白就是「今天不是要讲怎样做好企业,而是要讲怎样做长企业」。

这个课题实在难倒很多高手,商学世界过往几十年,全集中在做好,那怕是Cowboy西部牛仔CEO,短期业积上升就誉满天下,不上升就一死(炒)以谢天下。而绝代CEO,由佳士拿的李艾高加,到今天的苹果乔布斯,更是造长、传承的毒药,将企业「无其后」的风险推到极致。

贫穷歧视造就英雄

远的不说,单说香港「无其后」的现象已经持续多时,在台上对谈完毕,另一位广州朋友在休息室表示有读过本报的「双都论」(香港是治都╱资本都,国内总部是管都╱经营都),认为笔者有所疏漏,说国内人不单止要以香港作为资本都,香港企业家也应该多以内地作为经营都,两地互通有无,双向畅流。

笔者敬佩这位朋友的细心阅读,双向思考,可惜这位广东朋友对香港未够了解。香港过去二十年,出产过哪位企业家?琅琅上口的就只有一个黎智英,他已届花甲之年,笔者牵手发功的两位公子也已俟半百之年,况且两位公子一成功在美,一成功在中,与本地市场关系不大。

不过,大陆仍在热火朝天地谈创业、守业、传业,资本发展周期告诉我们,经济愈是向上,创业家就愈难诞生。很多人不敢相信更不敢说,创业家的出现是要靠贫穷与歧视。

何鸿燊年轻时,不止是破落户子弟,而且更被家族圈歧视。倘若他只是捱穷,没有被歧视,亲族反而大发慈悲和颜悦色地扶助他,给他优于基本所需及应有的尊严,港澳就可能少了一个赌王。

今时今日,中国大陆培养第二代却玩大倒退,办一些名为吃苦营的活动,例如北京去年办过一个二代课程,便落得一场闹剧,失败告终。该课程找了些未见识过家族风云的鸟笼教授,讲些不入味、不入流的传承(假)知识,乡巴企业家父母就在抄笔记(抄笔记本来已经是反知识)。儿女们第一天就大睡,第二天就逃学,更出了位逃学之花郑艺飞,自称蓝芽姐姐,其微博有万多位粉丝。

企业成师要靠CEO,但CEO本身又要具备什么条件呢?条件就是不能太贫(穷)、太(自)卑,但又不能太富、太骄,所以最好找中产家庭子女,偶尔破落户子弟都可以。

富家子弟仍待磨练

要教导骄奢子弟,最好逼他们做直接投资。由于他们无能亲力亲为,成功要事事靠人,所以更要学懂礼贤下士,即是先靠下后靠上。资本已经有了,余下就看团队是否成事,到时一是练懂识人用人,不然就反过来自己发奋向下,务求扫地执垃圾也难不倒你。目标是推动这些骄奢子弟的斗心,由斗蟋蟀、斗鸡、斗车、斗船,转化去斗孵卵(incubation)、斗集资进级(nextseriescapitalinjection)、斗IPO市值、斗股价、斗分拆企业。

这些功夫,愈后愈靠柔韧,不是粗人可以做得来,尤其去到收购环节,更是终极级考试。你看香港帮买台湾南山人寿,以至新加坡买悉尼交易所不成,都可演绎成粗犷未脱,主事人富而未贵,所以无法进一步做到以贵致富。

事实上,这些功底叫些出身不够高的子弟学也学不来,叫他们做个靠假智慧真勤力的企业CEO还可以,去到斗智,九成不入流。虽然现代社会理论上没有贵族,但蓝血人要用蓝血方法来推动商道,以浮华来竞争,红血人用红血方法来经营,以贫穷与自卑为个人推动力,两者皆有其沧桑,中间不分高下。

  • 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于2019年9月12日16:37:20,由 发表,共 1445 字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商道 - 51网赚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